血溅鸳鸯楼的主人公是谁(武松血溅鸳鸯楼的真实原因)

平凡的世界 家装技巧 2023-01-04 12:01 21

摘要:武松的人生可以分为两个阶段,血溅鸳鸯楼是个分界点。在此之前,他的不平与委屈都以一个良民的身份承担了,在此之后,他的愤怒与暴戾以一个逆贼的形象出世了。从此,武松就...

武松的人生可以分为两个阶段,血溅鸳鸯楼是个分界点。在此之前,他的不平与委屈都以一个良民的身份承担了,在此之后,他的愤怒与暴戾以一个逆贼的形象世了。从此,武松就变了。

武松的改变与一个人息息相关,这个人就是施恩。那么施恩是谁?他凭什么改变了武松的人生轨迹呢?

施恩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人,且听他的自我介绍:诨名叫金眼彪,主要活动在快活林。他在快活林开了一家肉店,员工由一帮囚徒组成,主要供应对象就是快活林里的二三十家赌坊、兑坊,还有就是收取保护费,“但有过路妓女之人,到那里来时,先要来参见小弟,然后许他去趁食。”,每月能赚“三二百两银子”。

从施恩所从事的业务来看,他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与打家劫舍的强盗并没有什么两样。那么,武松为什么要帮助施恩呢?

武松血溅鸳鸯楼的真实原因

其一,武松是一个无功不受禄的江湖义士

自打武松到了孟州牢城后,该打得杀威棒没打下来,还被关进了单身牢房,而且每天好酒好菜伺候着,最后干脆住到了壁房里。

三日后,武松不干了,吵着要见幕后指使人,施恩这才现身。武松是个聪明人,他怎会不知施恩藏得什么心思。武松在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后,施恩这才把实话说了出来,随后便有了武松醉打蒋门神的桥段。

由此,我们看到,武松是因为受了施恩的“恩惠”,之后才为他出气的。

像这样的例子小说中也有,如他遇到孙二娘、张青时,一中路上受到过两个公人的照顾,“这两个公人于我分上只是小心,一路上伏侍我来,”,所以,武松叫孙二娘他们务必放过这两个公人。

他对宋江念念不忘,同样也是受了宋江的“恩”,相反,他对柴进就没有敬重之感,这是为什么呢?

武松遇到宋江、孙二娘、张青夫妇以及施恩时,他们这些人对武松的态度都有一种仰慕之情,这让武松很受用。所以,武松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。

施恩就是拿捏到了武松的脾性,所以才有机会让武松出手。再者,他有一身本事,也不愿欠别人人情,所以,但凡用得着他的地方,他一定不会推辞。他对施恩也是这样,受恩之后,再展示他的本事,之后说“便是一一割的勾当,武松也替你去干”,

这些都展现出他身上的江湖义气。

武松既然受了施恩的小恩小惠,又一身江湖义气,那么为他肝脑涂地的办事也就不意外了。

其二,武松好逞英雄

武松怕不怕老虎,他和那店酒家是这么说的:“你休说这般鸟话来吓我!便有大虫,我也不怕。”,他嘴上说不怕老虎。

但实际上呢?当他读了官方的印信榜文后,他其实怕了,本打算再回到酒店休息,但转念一想:“我回去时,须吃他耻笑,不是好汉,难以转去。”

从武松的语言和心理活动来看,武松不仅好面子,而且还好逞英雄。

不过,他本身有这个实力,也的确打死了吊晴大虫,并成为了名震江湖的打虎英雄。

在施恩面前也是如此,他先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,轻松拿捏起一块重达四五百斤的石墩,以此来证明自己并非浪得虚名。

所以,武松好逞英雄这个特点,也正好投了施恩的缘。

武松在快活林收拾蒋门神时,他还是很有分寸的,是进是退,他拿捏得很好。但是,随着张团练、张督监的介入,事情变得复杂了。

武松在毫无征兆情况下,被张督监陷害,并押入了大牢,施恩的酒肉店也再次被蒋门神夺回,此后接连发生了武松大闹飞云浦和张都督血溅鸳鸯楼事件

在这两起事件中,武松像变了个人似的,完全失了方寸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“杀”。

武松性格当中嗜杀的一面被展现了出来,那么,导致他失去理智的根本原因又是什么呢?

嗜杀的武松,肯定算不上英雄,但是武松在一口气杀了十几条人命之后,他在鸳鸯楼还是留下了他的大名:“杀人者,打虎武松也!”

江湖英雄,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武松依然认为自己是一名豪杰,还是一名打虎英雄。他杀了那么多人,为什么没有半点愧疚之感呢?

这就涉及到了一个社会关系问题,千百年来,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不少,但基本没有成功的。为什么?我们常说是因为农民阶级的局限性,这其中就包括农民的“复仇”心理。

农民想看到欺负自己的地主们被打倒,但打倒他们之后的事情,农民们再也想不出来了。他们不能经济学家那样去得出一个结论,了解封建社会他们悲惨的根源其实在于土地关系。

武松其实也是这样的复仇心理,张都监设局诱他入套,这背后都是张团练和蒋门神搞得鬼。张都监和张团练代表的是地方官僚阶级,小说中说他们是同姓结拜兄弟,蒋门神代表的是地方恶霸,说白了,只有武松是个地道本分的农民。

官僚与恶霸相互勾结,那吃亏的肯定是农民。如果武松是个普通百姓,这亏也就吃了,但他是一个专打“老虎”的人,是一个有血性的江湖义士,好面子又好逞英雄,他哪里能咽得下这口气!

当一连串的委屈与不平袭来时,武松从来没有气馁过,他要做得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反抗

想当初,潘金莲与西门庆合谋害死武大郎时,武松原本走官方通道,结果发现走不通,之后先斩后奏,杀了他们再去领罪。

到了孟州之后,尽管他帮助的人施恩,也是一个恶霸,但他这人讲义气,受了人家的恩便愿意还报,如果张都监是真心欣赏武松,那武松也是一样还报,但可惜的是,他们组团都是为了置他于死地,这下武松当然不干了!

在一连结果了十几条人命后,武松也自知没有活路,此后落草也就顺理成章了。

所以,说来说去,武松的人生一直周旋在一群官僚恶霸中间。在阳谷县,他被西门庆和县令谋害;在孟州,他又被张都监、张团练和蒋门神谋害,甚至可以包括将他诱入地狱之门的施恩。

武松,作为一介平民,与他们这些人相比,不论社会地位还是社会关系,都不占优势,被这些人“逼”反也就再正常不过了。

武松从不逆来顺受,一旦受到压迫就选择奋起反抗,本身就是一种“起义”。

综上所述,武松之所以会血溅鸳鸯楼,施恩是诱导者,而他自己的身份才是最大的因素。

相关推荐

评论列表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
关闭

用微信“扫一扫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