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国财阀对女明星到底有多恐怖(韩国财阀有多嚣张)

青铜马弓手 家装技巧 2023-01-05 16:27 22

摘要:提起张紫妍,或许大家都不太熟悉,她是韩国的演员,曾经出演电视剧《花样年华》,却在2009年3月,她演艺事业的上升期选择上吊自杀。这个行为让当时许多人都表示...

提起张紫妍,或许大家都不太熟悉,她是韩国的演员,曾经演电视剧《花样年华》,却在2009年3月,她演艺事业的上升期选择上吊自杀。

这个行为让当时许多人都表示不解,甚至阴谋论觉得是他杀,但随着警方介入,确认了张紫妍是抑郁症自杀,可她为什么要自杀呢?

这个问题在2年后,也就是2011年3月6日得到了解答

韩国SBS电视台的新闻节目播报了一则新闻,公布了张紫妍生前写给好友的亲笔信,信件的内容让韩国所有民众哗然。

遗书里写道,张紫妍从2005年开始,就一直被经纪公司老板强迫向韩国各界人士提供了100多次服务,还附上了31个人的名单,其中有两个人还是父子关系

张紫妍的自杀案由此被韩国法院审理,但令人震惊的是法院竟然判他们无罪,这是怎么回事呢?

靠老婆发家

韩国人对这份31人的名单并不陌生,尤其是这对父子,他们是乐天集团的掌权人,父亲叫做“辛格浩”,儿子叫做“辛东彬”。

1.42年,年满20岁的辛格浩从韩国去到日本的早稻田大学学习,因为没有生活费,辛格浩不得不半工半读。

辛格浩是一个心细的人,他在工作时总会格外注意细节,加上他能说会道,老板也喜欢和他说几句。

久而久之,辛格浩有了创业的想法。

靠着好口才和对商业经济的理解,辛格浩得到了一位“天使借贷人”5万日元的投资款。

辛格浩拿到钱之后,没有急着创业,而是思考做什么才能长久,当时的社会环境比较不好,稍有不慎这笔钱可能就打水漂。

辛格浩认为“吃”是最重要的,于是想做食品产业,却不知道在日本做什么食品可以赚钱

不久后,辛格浩注意到驻日美军带来的口香糖很受日本人的喜爱。经过一番打听,辛格浩了解到口香糖的制作成本低,工艺相对简单,获得的利润非常高。

1948年,辛格浩创立了一家日本乐天制果公司,主要生产口香糖。

甜甜的口香糖得到了日本人的追捧,辛格浩由此赚到了第一桶金,眼见口香糖的生意势头好,辛格浩准备扩大生产。

这件事说得简单,实施起来却很难。

辛格浩是韩国人,上世纪四十年代日韩关系紧张,辛格浩的生意虽然好,但他经常遭到日本商人的排挤,拉不到投资的辛格浩只能继续守着这一家小公司。

不甘心的辛格浩沉思许久,决定在日本找一个“靠山”,支持他的事业。

辛格浩虽然结交了不少商人朋友,但他们都不能给他提供强有力的后盾,而真正有实力的商人也看不上年轻的辛格浩,正当辛格浩烦恼时,一个女人走进了他的视线中。

这个人是“重光初子”,她是二战甲级战犯重光葵的外甥女。

重光葵曾经在1931担任驻华公使,又在1942年任日本驻汪精卫南京伪政权大使,在1934年时成为日本外相。

1945年9月2日,重光葵代表日本政府签下投降书,因被美国包庇,只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了7年,并在1949年11月假释出狱。

在美国的帮助下,重光葵出狱后,仍在日本政府工作。

辛格浩为了能得到重光葵的助力,他一步一步接近重光初子,用甜言蜜语慢慢地打动少女了芳心。

此时的辛格浩是有家庭的,一边是事业的助力,一边是脏糠之妻,辛格浩眉头都没皱一下,用平静的语气对妻子说,“我们分开吧”。

不明所以的妻子懵了,苦苦追问辛格浩原因,可辛格浩却只想赶紧解决这件事,拿出离婚书签好名交给了妻子,头也不回地离开家。

重光初子被爱情冲昏了头脑,相信辛格浩编造的“性格不合”的离婚理由,带着他回家见家长。

辛格浩终于见到了重光葵,他的眼眸里迸发出光亮,觉得看到了乐天公司未来的繁荣景象。

在辛格浩不断地甜蜜攻势下,他很快和重光初子结婚了,为了讨好重光葵,辛格浩将自己的日文名改成“重光武雄”,哪怕被人在背后笑他入赘都不在意。

靠着重光初子这个妻子,辛格浩不仅事业蒸蒸日上,还在日本政界和商界上层有了话语权。

但辛格浩并不开心,他总觉得这些还不够,他的商业版图还没有扩充到理想中的样子

事业进阶

1965年,日本和韩国建交,44岁的辛格浩看到了新的商机。

由于韩国历史原因,它的经济状态不太好,辛格浩谋划两年后,将他在日本的发家之路复制到了韩国,打造韩国的乐天制果。

自古“钱权是一家”,辛格浩在韩国想要有更大的发展,他还必须得到政府的支持,只是这一次,辛格浩靠的不是重光初子,而是他的乐天集团。

辛格浩给韩国经济带来了生机,他也成功进入韩国政界。

据《韩民族日报》报道,1973年11月13日下午,辛格浩乘坐的飞机落地后,一路直奔青瓦台,时任韩国总统的朴正熙正在等他。

朴正熙想要辛格浩接收小公洞的半岛店,“把酒店重建成国际性的大酒店,成为国家的地标”。

多久,乐天大酒店开业。进入70年代,辛格浩的商业版图扩充极快,仅用了几年时间,便在韩国的食品、旅游、石化、建筑和金融等领域占有一席之地。

这些成果离不开韩国采取的政策。原来,韩国政府为了在短时间内快速发展经济,采用了经济帝国的战略,从而奠定了韩国财阀的地位,导致资本凌驾在政府之上。

除了“乐天集团”以外,著名的“三星集团”、“现代集团”、“SK集团”、“LG集团”等大型企业都在韩国的经济和政治中有话语权。

随着辛格浩的商业版图不断扩大,在日本和韩国享有的权利越多,当初拼命讨好的重光初子在辛格浩心目中的地位早已不复当初。

辛格浩的心被金钱和权利吞噬,一次宴会上,辛格浩看到了韩国的选美小姐冠军——徐美敬,年轻漂亮的样貌一下子打动了辛格浩的心。

此时的辛格浩已经60多岁了,而徐美敬比辛格浩第一任妻子生下的大女儿还小了17岁,这段黄昏恋并不被看好。

重光初子知道这件事后,怒气冲冲地找到辛格浩,逼迫他和徐美敬一两断。

已经站稳脚跟的辛格浩哪里理会重光初子,但辛格浩考虑到重光初子掌握的人脉关系网,还是耐心地说道,“我和她没什么”。

重光初子哪里相信辛格浩的话,可她也明白重光家族日渐衰弱,如果没有了辛格浩的乐天集团做后盾,她即使有人脉也不会有人搭理。

夫妻俩打着各自的算盘,没有再将徐美敬放到台面上来讲。但暗地里,辛格浩依然和徐美敬保持联系,徐美敬甚至给辛格浩生下了小女儿。

过了几年后,辛格浩和重光初子离婚,娶了徐美敬。

进入20世纪后,乐天集团的发展更为迅速,此时,韩国的大半话语权都被这些财阀掌控。

例如在2013年的大规模税务调查事件中,乐天集团只缴纳了600亿韩元,辛格浩本人并没有受到处罚。

当一个国家的话语权倾向资本时,会发生什么呢?

一封遗书

2009年,26岁的女星张紫妍在家中自杀身亡,2011年6月,韩国SBS新闻报道了她留下的遗书。

31个名字直白地展现在韩国民众,乃至世界人民面前。辛格浩和他的小儿子辛东彬也在其中。

“财阀”一词频频出现在各种媒体报道中,覆在韩国表面的一张网终于破了道口子,将丑陋的事情摆在民众面前。

“审判他们!”

气愤的韩国民众大喊,“一定要让这些人得到惩罚!”

一时间,网络上流传各种张紫妍自杀的真相,有说张紫妍是被这些财阀和经纪公司逼死的,有说张紫妍是因为写出了财阀名单,被人杀死,还有人说,张紫妍是因为被李美淑和刘长浩(经纪人)骗了,抑郁症导致她想不开……

2014年,韩国首尔高级法院审理张紫妍一案时,认为当事人张紫妍已经死亡,无法向她求证,所以判定这些人无罪。

辛格浩和辛东彬“逃”过了一劫。

韩国民众气愤地为张紫妍抱不平,但这些言论对于辛格浩等人来说,就像是蚂蚁过手臂引起的骚痒,极小又没伤害

2018年3月,有20多万人在青瓦台的请愿网站上要求重新调查张紫妍案,结果却是老板金社长判刑1年,其他人再次“逃”过一劫。

此时,辛格浩和儿子辛东彬的关系却降至冰点,父子两人像仇人般,难道是因为张紫妍吗?

分崩离析的家族

虽然张紫妍的遗书让韩国民众看到了社会丑陋的一面,但对于实力雄厚的财阀来说,这些都不算什么,因为他们掌握着韩国的各大行业命脉,难以撼动他们的地位。

而且,韩国民众都忘记了,辛格浩的乐天集团最早是在日本发家的,换句话说,乐天集团是一家日本公司。

重光初子给辛格浩生了两个儿子,大儿子叫辛东主,小儿子就是辛东彬。

辛东主出生时,辛格浩非常高兴,这是他第一个儿子,每天回到家,辛格浩总会陪儿子玩一会才去工作。

辛东彬出生时,正是辛格浩的乐天集团扩大时期,他自小便喜欢黏着母亲重光初子,和父亲辛格浩的交流反而很少。

等辛东主和辛东彬毕业后,辛格浩将日本的乐天集团交给了大儿子辛东主,将韩国的乐天集团交给了小儿子辛东彬。

对于辛格浩来说,一个儿子一个乐天集团是非常公平的分配。但他没想到,大儿子辛东主的商业才干并不如小儿子辛东彬。

辛东彬极具商业头脑,在短时间内,将韩国乐天集团的营业额翻了几倍,远超辛东主掌管的日本乐天集团10倍。

这让辛东主非常气愤,越来越多的人觉得他不如弟弟。

辛东主心生不满,担心辛格浩会把日本乐天集团也给弟弟辛东彬,于是想先下手为强,把韩国乐天集团掌握到自己的手中。

辛东主偷偷联系了韩国乐天集团的股东,又安排人屡次破坏韩国乐天集团的合作项目,致使韩国乐天集团的业绩下滑。

辛东彬察觉不对劲,一番暗查后,发现居然是哥哥辛东主在背后搞鬼,直接告到了父亲辛格浩面前。

辛格浩听闻这事,气得不行,拐杖用力地敲击地板,“把辛东主给我喊回来!”

辛东主一回到家就被辛格浩斥责,罢免了他在公司的职位,并把日本乐天集团交到了辛东彬手中。

辛东主愤怒不已,一边对辛格浩示弱好,一边告状是辛东彬先清理了他的帮手,他才对韩国乐天集团下手的。

辛格浩已经90多岁了,他看着疼爱的大儿子,觉得是自己亲手带出来的,不可能对弟弟下手,于是便相信了辛东主的话,宣布罢免辛东彬和其他几位董事。

辛格浩的做法让辛东彬懵了一瞬,反应过来后便对外声称,辛格浩的解职令没有得到董事会表决批准,是无效的。

同时,辛东彬还召开了日本董事的紧急会议,罢免了辛格浩会长的职位,只留给辛格浩“名誉会长”的头衔。

得知消息的辛格浩瞪大了浑浊的双眼,捂着胸口差点没喘上气,他怎么都想不到会被亲生儿子踢出公司。

日本乐天集团对于辛格浩来说,就是他是他一生的心血,辛格浩撂下狠话,“绝不会原谅辛东彬!”

辛格浩和辛东主四处奔走,想要拿回日本乐天公司的掌控权,此时,一直没出声的重光初子默默地站到了辛东彬身后,请来了优衣库会长、瑞穗银行等业界同行助阵

原来,重光初子在辛格浩和徐美敬事发后就一直忍着这口气,后来辛格浩为了和徐美敬结婚,威逼利诱重光初子离婚,迫于现实的压力下,重光初子只能答应。

但她一直记着,等待着有一天让辛格浩付出代价。

乐天集团父子兄弟的争夺战霸占了韩国头条,民众看到乐天集团四个字,就想起自杀的张紫妍,对他们越加反感。

正所谓“多行不义必自毙”,乐天集团开始走下坡路。

黑暗时刻

2017年2月,乐天集团因给部署“萨德”事件,遭到中国抵制退出中国市场。(2022年3月,韩国SBS电视台报道,乐天集团完成所有行政手续后,将正式关闭中国总部。)

2017年3月20日,因辛格浩一家因涉嫌非法经营、逃税等多项罪名被起诉,反目成仇的辛格浩、辛东主、辛东彬和徐美敬等5人一同现身在法院前。

在庭审时,辛格浩一家否认了所有指控,认为他们并不知情。

多年养尊处优的辛格浩哪能受得了这种气,在法庭上用日语大声吼道“谁敢判我!谁敢判我!”边说边将拐杖重重的敲击在地板上。

法官冷着脸,不停地说道“请您冷静”,辛格浩压根没理会法官,辩护律师以辛格浩身体弱为由,不到半小时便把辛格浩带走了。

最后,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一审宣判辛格浩判刑4年。

2018年8月,辛格浩因涉嫌虚假公示海外子公司公司股份被起诉,判处缴纳罚款1亿韩元。2019年10月,韩国检方组建了“停止执行刑罚审查委员会”,对辛格浩的健康情况做复查,并接受了辛格浩方提交的停止执行刑罚申请

2020年1月,辛格浩因病去世。

结语

张紫妍的遗书让人看到了韩国财阀的“恐怖”且“丑陋”的一面,他们视别人的命如草芥,肆意的玩弄和凌辱,这些财阀凌驾于政府之上,用金钱打造了一个“财阀帝国”。

正义、公平只是写在纸上的字,法律只对普通有效,这是一种极大的悲哀。

2019年,韩国媒体一篇报道揭露了“胜利门”事件(明星胜利组织招妓,为访韩国的国外投资人服务),将财阀的面具再次摘下。韩国总统文在寅下令彻查“胜利门”和张紫妍事件。

2021年8月,胜利被判3年有期徒刑,而张紫妍事件依然以无确凿证据结案。

这是一个令人惋惜的结果,但还是期待光明冲破黑暗的那一天到来。

相关推荐

评论列表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
关闭

用微信“扫一扫”